伊核谈判到最后关头仍扑朔迷离 美国仍可能抽身而去

2015-07-08 11:09:17

打印 放大 缩小

  伊朗核谈判前景在“加时赛阶段”仍然扑朔迷离。美国称,过去几天谈判取得了实际进展,但在几个最为困难的议题上仍未取得一致,并强调已准备接受失败。伊朗则表示,各方立场从未如此接近,但无法保证是否成功。在伊核问题全面协议已触手可及的情况下,外界期望各方做出艰难抉择。

  美国在进行“预期管控”

  2013年11月开始的此轮伊朗核问题谈判已经进入“加时赛”,全面协议谈判截止日期从6月30日延长至7月7日。在谈判似乎处于一种“付出了如此多的努力以至于不能失败”的气氛下,美国采取的是“预期管控”策略。

  5日,在谈判地点奥地利首都维也纳,美国国务卿克里一方面宣称在过去几天里,谈判各方取得了“真正的进展”,但同时也强调,在几个最为困难的问题上各方尚未达成一致。

  2013年2月出任美国国务卿的克里,曾连续进行8天谈判,设法与伊朗方面达成协议。外界评论称,无论是在他担任国务卿期间,还是按照其前任的标准衡量,这对克里来说都是一段非常漫长的时间。5月底访问欧洲期间,克里骑自行车出行时摔断了腿。在骨折尚未恢复并有两名医生随行的情况下,克里为推进伊核谈判再访欧洲。《华盛顿邮报》6日刊文称,谈判弥漫着一种“付出了如此多的努力以至于不能失败”的气氛。

  但在这最后关头,克里却强调谈判可能失败,美国已准备好随时抽身走人。克里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如果没有达成协议,如果美国被要求作出原则性的让步,而伊朗不愿在关键问题上作出妥协,奥巴马总统一直强调的是,美国准备离开谈判桌,“这是我们都不愿看到的”。但克里强调,美方想要达成协议,但是必须达成一个好的协议。

  当前,参加对伊朗谈判的英国、中国、法国、德国和俄罗斯五国外长已陆续抵达会议地点。中国外长王毅表示,伊核问题全面协议已经触手可及,中方愿为谈判最终达成协议作出贡献。

  针对记者提出最后期限是7月7日还是9日,克里表示当前仍以7日为目标。克里在同一个场合也表示,“如果在未来几天内,能在困难的选择上迅速作出决定,我们可能在这个星期达成一个协议”。英国广播电台报道,一位伊朗官员向媒体透露,谈判可能会继续推迟到7月9日。

  伊朗表示谨慎乐观

  4月2日,伊核问题各谈判方在瑞士洛桑宣布框架性协议,伊朗承诺限制其铀浓缩活动和相关储备,以换取欧盟解除对其实行的经济制裁。

  作为伊朗的首席谈判代表,在“未拆除一件核设备”的情况下,就同伊核问题谈判六国达成可能结束伊朗所受制裁的框架协议,伊朗外长扎里夫因此被称为伊朗核外交中的“关键先生”。

  扎里夫一直呼吁西方国家以实际行动展现出解决核问题的决心,并将这一立场直接诉诸美国民众。他3个月前曾在《纽约时报》发表公开信,强调框架协议是各方取得的一个重要进展,但为达成全面协议,美国及其西方盟友应拿出更大的政治勇气。

  在谈判这一最后关键时刻,扎里夫再次运用了动员民众的公共外交手段。3日,扎里夫在视频网站发布演说视频,展现了伊朗对谈判的乐观情绪,并强调勇气与自信的重要性。扎里夫称,“我们从未如此接近一项可持续的协定”,“谈判是否能够取得成功仍无法保证,这需要进行妥协的勇气与展现灵活性的自信”。扎里夫还强调,暴力极端主义才是国际社会与伊朗当前所面临的共同威胁,为应对这一威胁,必须采取新的策略。

  谈判出现相向而行迹象

  当前,伊朗最关心的制裁解除速度及程度是谈判最为棘手的问题之一。自1979年伊朗发生伊斯兰革命、美伊两国交恶以来,美国以各种理由对伊朗实施制裁,包括声称伊朗从事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扩散、压制人权、支持恐怖主义等。美国联合国际社会或单独对伊朗实施的制裁,覆盖范围很广,包括金融、石油出口、贸易、资产冻结与旅行禁令、武器开发等。

  2005年,国际原子能机构发现伊朗未遵守其作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缔约国的义务。此后,伊朗受到的国际制裁进一步加剧。美国国会研究部4月发表一份评估报告称,制裁在打击伊朗经济、将伊朗拉到谈判桌前中发挥了作用。伊朗原油出口从2011年的250万桶/日,腰斩至2013年年底的约110万桶/日,2013年伊朗经济衰退了约5%。

  对解除制裁的时间,伊朗坚持要求,一旦达成最终协议,必须立即解除制裁;美国则要求伊朗先采取可核实的措施,履行协议内容,然后开始解除制裁。

  根据奥巴马5月签署《2015伊朗核协议审查法》,国会有权对伊朗核协议进行审议。该法规定,如行政部门在7月10日至9月7日期间提交协议文本,审议时间为60天。如国会在7月10日前收到协议,则审计时间为30天。

  在国会审议期间,奥巴马政府不得放松对伊朗的制裁。国会可以以简单多数反对达成的协议,但如奥巴马否决国会的反对,则国会必须以三分之二多数才能对奥巴马的否决进行再否决。

  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天野之弥3日表示,有伊朗的配合,该机构可能在年底发布有关伊朗核计划的报告。此举被外界解读为参与谈判各方包括国际原子能机构与伊朗在澄清“可能用于军事方向”核计划历史问题时间表上达成了一致,为尽早启动制裁解除程序扫清了一个重大障碍。接近谈判的消息人士称,伊朗还基本同意将超过9吨的低浓度铀运到俄罗斯。俄罗斯代表向俄塔社透露,协议文本约91%的内容已经敲定。

  美国最关心的核查与验证问题也在取得进展。《纽约时报》报道,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声称,将执行国际原子能机构“附加协定”所规定的严格核查机制。而早在4月2日谈判各方达成框架协议后,伊朗总统哈桑·鲁哈尼就表示,只要参与签约的其他各国都遵守框架协议的规定,伊朗也会遵守,“世界必须清楚,我们不打算作弊”。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