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心建筑,是一座城市最温暖的期待

2018-08-24 15:16:50 洞察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当你讨厌或者喜爱一座城市时,并非是这座城市哪里得罪或者吸引你了,有可能是某个人、某个建筑或者是某种文化在你的内心深处曾经留下过一道痕迹,这痕迹或深或浅,总之许多年后在某一天的某一时刻,你会想她来。

我们常说见面很短,遗忘很长。如今忙碌而浮躁的生活,难免会有美好的感动,但当一个人在夜深人静听一首老歌响起时,读一本书里一段共鸣的句子时,感受一场隆隆的雷雨夜时,偶遇某个似曾相识的场景时。她的影子便会如幽灵一般出现,尽管时间跨过两年,五年,八年,十年之久。

“如果说你现在问我喜欢中国哪座城市,我会毫不犹豫地说北京。因为我不论走多远,她的影子总在我的脑海里,越是挥之远去,越是记忆犹新。”这是一个海外游子的心声。此时,我们不难理解,为什么会有落叶归根的情节。

那么,一座伟大的城市应该是什么样子呢?这个话题,似乎每个人都能给出符合自身预期和需要的答案。

在这些答案中,存在一个共性——留住大多数人的,是生活友好型的城市特质。这些城市不仅能提供良好的城市规划、基础设施和环境满足,也更关注所有居住者本身的需求。正如卡尔维诺在《看不见的城市》中说,对于一座城市,你所喜欢的不在于七个或是七十个奇景,而在于她对你提的问题所给予的答复。

在今天不难看到,人们目前所生活的大多数城市,都存在着规划设施不健全或不合理的情况,而其实——城市中每一个充满关怀的细节,都代表着这座城市大的善意。

当然,伟大的城市从来都不是一蹴而就的,它需要的不仅仅是规划和设计,它更是有社会责任感和参与感的居民共同努力的结果。

雷蒙德·卡佛曾说,“你不是你笔下的人物,但你笔下的人物是你。”在今天我们谈论的城市问题上,这句话就变成了“你不是你描绘的城市,但你描绘的城市是你。”

城市是“文明的风暴中心”。它意味着高楼大厦、民工潮、金钱与风险、期望与幻灭。城市是传统尚未愈合的坟墓,是朝拜者的绝望之途,有人把它描绘为“人类欲望和意志搏斗的战场”。

除了基建,房屋建筑已是一个城市的良心了。从经济学的角度说,这是一座城市进化的必然。在文学中,城市与其说是一个地点,不如说是一种隐喻。作家带着特有的审判精神解读自己所栖居的城市,他们笔下浓缩的城市经验,为这个社会提供了典型、有力的批判精神——这种批判源于一种疏远感,一种流亡者的心境。

所以说,建造房子,不应该是简单地在生产一个商品,在考虑空间审美的同时,应该寄托以往人与以往城市生活的一种总结和思考,完善每一个人性化居住的需求,从而达到人与房子的真正和谐。

而生活本身,不仅仅只是一方空间里的基本需求,更是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庆幸北京有很多的良心建筑商,让北京在快速发展的脚步中,不忘初心,不失城市性格,果敢而包容。

正如,除了四九城内深厚的皇家文化和皇家宫殿,也有一个传承中华文化的瑰宝——盛德紫阙。

盛德紫阙位于中轴龙脉之上,与紫禁城相隔4公里,是名副其实的皇家地段,所在区域安定门,恰为北京历史文化保护区,紧邻地坛、国子监、孔庙、雍和宫等历史文化遗址。盛德紫阙开发商将企业一贯的人文关怀和行业领先者的成功开发经验实践在北二环地坛旁这块土地上,和世界人民一起,为这座城市奉献一个值得期待的未来。这块皇家土地从中国的历史中走来,卸下陈旧封建的重担,轻轻的披上时尚共融的新衣,来不及休息,转身又融入国际大都会的城市发展进程中。

在盛德紫阙初建时期,开发团队便进行了深入的思考,联合多家专业机构开始勾勒这里未来美好的蓝图。他们深知对于这座城市、对于这块土地自己所承担的责任,无数的不眠之夜,无数人的辛勤努力,终呈现出令人惊喜的成果。通过多次的调研访谈深入了解金字塔塔尖人群的生活方式和生活惯,让盛德紫阙更加贴近塔尖人群实际需求,一种高尚的生活形态渐渐清晰起来,这块盛载着曾经辉煌的土地也在人们的热盼中开始苏醒。

从曾经的红墙白瓦、胡同串子的故事到现代中西合璧的时代经典,从恢复城市的人文居住意义到在盛德紫阙必须保留中国传统文化的决定。这一切都在验证一句话“在拥有文明的土地上才有荣耀的历史,在荣耀的历史之下才有民族的光辉,这才是土地的本源价值”。

穿过时间的尘迹,审视我们的城市,可以寻得一条清晰的线索——任何一个时代都将有具有代表性的建筑出现,他们被这个时代所记录,被当时的人们所称颂。每当看到这些建筑,总是可以穿过时空的阻隔忆起那个年代的点点滴滴。同样从历史的观点来看,每个城市发展到一定阶段,必然有代言城市的建筑为人们所瞩目,今天这份责任和荣誉归属于盛德紫阙。

盛德紫阙是幸运的,可以找到相互欣赏的同类,和这座城市里懂得欣赏、拥有财富的一群人相遇;北二环是幸运的,因为盛德紫阙的出现,填补了人们对于城市精神的渴求和对于空间文化的追问。当社会财富积累到一定程度,一个阶层的需求必将被激发,甚至形成井喷,而这种需求首先表现为居住条件的改善,这样一个阶层在北京中心聚首,恰逢盛德紫阙。

今天的北京,需要的不再是简单的居所,而是一个充满自豪感的场所,两者的区别在于一个只是简单建筑符号,一个则是充满神圣感的精神领域。空间割裂客观存在,透射着不易感知的巨大力量,部分空间选择用来储纳感观情绪,以建筑的表象来突显精神力的崇高,各异场所的形成为不同精神境界的栖居创造了可能。

每个值得被铭记的城市都可以让灵魂尽情追逐梦想,美国经济学家爱德华·格莱泽曾经说:城市是人类伟大的发明与美好的希望,城市的未来将决定人类的未来。

责任编辑: